2007年6月,我陪同北京一家媒體的朋友到河南出差。工作之余,又陪同他逛了鄭州和洛陽的3個古玩市場。這個朋友是墨盒收藏愛好者,河南之行他收了十幾方普通盒子。陪同中,聽著他講述銅墨盒的歷史由來和藝術價值,跟著他上手把玩這些清末民國文人墨客用過的案頭之物,從沒有涉足過古玩收藏領域的我,在不經意間喜歡上了這種刻銅文房。

回到濟南后的一個周末,我動員妻子和我一起去了英雄山文化市場,開始了我的淘寶之旅。當時,我連古玩市場門朝哪兒開都不知道,誤把賣工藝品和舊貨的那條街當成了古玩街,根本沒有走到真正經營古玩的地段。就這樣,我從舊貨堆里淘到三方“垃圾盒”,又從地攤上買了兩方“茫父”款新盒,其中一方還是所謂的“三鑲”盒。攤主看我是個新人,哄我開心地說:“你買的物有所值,盒面上鑲的是白銀。”讓人哭笑不得的是,我憑著在河南陪媒體朋友時聽來的一點常識,很莊重、很專業地告訴攤主:“這叫“三鑲”工藝盒,鑲嵌的不是白銀,是白銅!” .....從此,英雄山文化市場和馬鞍山路古玩城成了我渴求發跡的天堂。一到周末,天剛亮就急著往那里趕。從假“茫父”到假“半丁”,從新盒新刻到老盒新款,三個月下來,買了幾千多元的“一眼假”。

如果沒有網絡,我的“淘假”之旅還會繼續走很遠。在過去,搞古玩收藏,沒有師傅調教和十年八年的摸爬滾打,以及真金白銀的錘煉,根本入不了道。但是,在信息時代的今天,網絡就是最好的老師和成長平臺。當我從“百度”搜索中看到,很多銅墨盒圖片上都打著“盛世收藏”字樣時,馬上意識到這應該是一個銅墨盒玩家的“根據地”,僅幾分鐘就摸到了全國唯一的“刻銅藝術--墨盒鎮尺等”論壇。俗話說:人過三十不學藝。我是在不惑之年的偶然中開始搞收藏的,加上沒有書畫方面的修為,只能算半路出家了。于是,就在論壇上注冊了“半路出家”這個網名。網上論壇高手云集,一有墨盒貼出來,真假好壞都會有人評說。從此,“一眼假”的東西再沒有買過。新人畢竟是新人。剛剛告別假貨,又開始瘋購普品。2007年11月,濟南藏友馬立生先生網上開貼出售一堆普盒,均價300元一方。我看到貼子后,感到貨真實,急于馬先生電話聯系,生怕去晚了被別人搶了,早飯沒吃就直奔馬宅,一次性買了16方普盒,把馬先生樂的合不攏嘴,一個勁地要留我在他家吃餃子。 很長一段時間,普品成了我的至愛。因價格低,貨源充足,僅半年時間,我就不費吹灰之力就收藏了50多方普品墨盒,最貴的850元,最便宜的僅15元。而且每收來一方,都很仔細地清洗,很著迷地把玩,很興奮地考證,感覺自己已經成了收藏大家了。市場是最好的試金石。當我調整藏品結構,想把一些普品交流出去時,才知道出手有多么不容易。當初,買馬立生先生的那批盒子,我基本上都是來價甚至低于來價處理的,且每賣一方都相當困難。一些低檔而又品相不好的普盒,我在網上以蘿卜價甩賣,520元一堆,一堆3方,馬先生又回購了一堆,用這些盒底來配落了單又刻工好的盒蓋子。 2008年12月31日晚,我在網上開出貼子《拿什么奉獻給你,我的2008!》,貼文中這樣寫道:“2008年的最后一天,我忙過了吃晚飯的時間,站在二七新村南路上的公交車站,看到的是燈火輝煌,想到的卻不是七彩燦爛,身不由已地浮想聯翩。這一年,沒有掙著什么錢,買墨盒卻花了不少銀圓。想一想手中的普品缺陷,真的沒法過這個新年……” 經過一年多的網上學習實踐,我漸漸意識到普品只是練眼的東西,沒有多少收藏價值和升值空間。要想玩出名堂,必須走精品路線。古玩收藏沒有最晚,只有更晚。我進入墨盒收藏圈時,趕上了老藏家集中出貨的尾期,可仍有許多精品,不錯的“畫稿”盒才過萬元,“大開門”的寅生盒僅幾千元。由于經濟實力有限,特別是接受精品價位的心里空間沒有打開,眼看著價格越走越高,卻不敢下手,錯失了諸多屯集精品的良機。

真正讓我猛醒的是2009年4月,到北京參加首屆中國刻銅藝術同仁雅集。這次雅集是刻銅屆的“中共一大”,全國各地的知名藏家紛紛到場。 雅集要求,每位與會者要帶上兩方以上精品墨盒參加現場展示活動。臨行前,我翻遍柜子也沒找出一件象樣的東西。無奈,我把家中兩個“最好的盒子”帶在身上,一路不停地摸著包,生怕丟了,發現硬硬的還在心里才踏實。當進入報國寺,看到會場展柜里師友們的精品佳作連綿不絕之時,我汗顏無比,根本沒有勇氣拿出自己的盒子。當版主孫爽先生問我:“你沒帶藏品嗎?”我遮羞地調侃說:“我帶著希望和夢想來的。” 北京歸來,我在不斷反思和調整收藏思路,最終選擇搞專題收藏,用“精普捆綁、以百勝一”的方式,體現藏品特色,爭取規模效應。我的專題收藏是從“寅生系列”開始的。有段日子,我著迷似地尋購寅生款墨盒和積累各種資料,網上貼出的寅生款墨盒圖片和藏友們有關寅生的討論發言,都被復制下載留存起來,分類對比研究,并陸續買了15方有真跡也有老仿的寅生款墨盒。天價“畫稿”、地價“寅生”的日子很快就過去了。因資金跟不上,加上寅生盒真跡與老仿難以甄別,只好放棄了這個絕好的專題。今天想來,如果我在這個專題上狠下功夫、多花本錢,一定會收出很大成績的。

收藏有時就是機緣巧合。無緣寅生專題的我,卻有緣碰上了嬰戲專題。真是無心栽柳柳成蔭。2009年7月,我曾聯系買他兩方文字盒的一個河北藏友突然發來短信,說他手里的20方嬰戲盒想出,問我要不要,并報了價格。經朋友幫助“掌眼”,我果斷收入府宅,成為我嬰戲專題收藏的“第一桶金”。從此,我把自己的主攻方向定位在嬰戲專題上,不聲不響地開始集藏。 2010年11月,網上論壇接連出現幾個貼子,大談“墨盒價格嚴重低估,百萬時代即將到來”。當時,我正在追蹤一方畫面4個孩子的嬰戲盒,本來幾千元已有意向出售的店家,在漲價呼聲的影響下,要價兩萬還不想賣了,最后通過北京朋友曲線求購,以1.4萬元的高價拿了過來。就是幾年后的今天,此盒也是個大價。我成了那次價格喊漲最直接的受害者。于是,性格耿直的我怒發沖冠,開貼跟貼參與論戰,與幾個藏友弄得很不愉快?,F在想來,這種爭吵并不是個人之間的斗爭,而是不同收藏階層之間矛盾的爆發。完成原始積累和經濟實力雄厚的藏友盼著漲價和不怕漲價,而正在積累藏品和手頭不寬裕的藏友想趁著價低多進點東西,一切就是這么簡單。 這次“價格爭吵門”,對我刺激很大。古玩是富人的玩具,收藏不憐憫窮人!窮,也要往富人堆里站,在古玩收藏這個行當行不通。莫斯科不相信眼淚,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斗。收藏不是喊口號,要想在這個圈子里混下去,就要用藏品說話,光唇槍舌戰沒有用。作為工薪階層,揣著微薄的工資,想要弄出李嘉誠的動靜來,必須集中火力,打一個據點。 我從網上淡出身影,兩年間沒有跟貼發言,昔日論壇上十分活躍的“半路出家”,從此消聲匿跡。暗淡離開為了光榮回來。這期間,我把收藏精力和財力全部放在了嬰戲專題上。為集藏嬰戲盒子,可謂歷盡艱辛,付出大量心血和汗水。網上蹲守:我和妻子輪流監控網上,只要有嬰戲題材的東西出現,就在第一時間與賣家聯系,網上現身的“孩子”,能看上眼的,基本上被我們領養了;翻貼搜尋:“刻銅藝術--墨盒鎮尺論壇”2005年以來的全部貼子被我地毯式地梳理了3遍,常常五更起三更睡,見到“孩子”影兒就電話或站內短信詢問人家出不出,嬰戲精品盒都在誰家,基本摸得一清二楚;地上追蹤:在實體店搜尋的同時,動用自己熟悉的藏友留意嬰戲墨盒,一有信息立刻行動;高價求索:遇到心儀的盒子,只要你肯賣我就買,有時比正常市價高出許多,也毫不猶豫地收入襄中。 憑著這種勇往直前、永不回頭的堅定信念,我于2012年秋天,完成了我收藏百方嬰戲圖墨盒的既定目標,共集藏了120余方,無論是整體數量還是質量,均達到了一個難以逾越的高度。“是時候了!”我對自己說。于是,在10月22日,用我重新注冊的“孩子王”這個網名,以王者歸來的氣勢,重返網上論壇,連續開貼推出了8組60多方嬰戲題材墨盒,并以“我們一起玩專題”為主題,系列介紹專題收藏的意義、價值、方法和經驗。我在不到一個月時間里,先后開出嬰戲藏品貼和專題收藏體會貼20個,受到版主和藏友的廣泛關注與好評,每個貼子都被“飄紅”處理,其中5個貼子被加入“精華”貼,藏友盛贊我為名符其實的“孩子王”。

重出江湖,我打出了“孩子王”這張名片,主要考慮這個名字有特色、容易記住。在刻銅收藏圈內,手中有幾方名家“畫稿”盒,可仍然讓人記不住的藏家有很多,而座擁100方嬰戲墨盒,并叫“孩子王”的這個人,目前只有我一個,肯定會被人們記住的。 讓人記住一個名字,或許也算一種成功吧!

 
網友評論
  • 暫無內容
發表評論
  • ? 歡迎大家各抒己見,踴躍參與。
  • ? 請尊重每位網友發言的權利,尊重他人,注意文明用語。
  • ? 所有評論僅代表盛世收藏網友。

您尚未登錄 , 請 登錄 注冊 后回來發表評論。


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
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?
服務電話:400-813-9977
极速时时彩开到几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