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石齋:玩出自己的審美

趕上最好的時代

日前,盛世收藏網“品藏2012”大賽結果揭曉。特等獎得主木石齋(陳榮),本為盛世收藏論壇高古玉版資深版主,然而此次為其贏得大獎的,卻是12尊造像珍藏。

算起來,陳榮由古玉轉造像不過三年時間,卻投入大量心血,參賽的12尊造像,圖片、名稱、背景、源流、賞析、觀點,翔實精彩,一絲不茍。其中不乏來自國際知名拍賣行的藏品。2012年10月,他又榮升石質造像、古代石雕、磚雕版版主,玩得不亦樂乎。

古玉與造像有何相通之處?陳榮答曰:二者均為造型藝術瑰寶。

趕上最好的時代

陳榮的本職是規劃設計,他是中國知名的城市規劃師、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。“我們做城市規劃,基本上國內除了臺灣,各個省份都做過項目。”陳榮回憶說,由于工作的關系,他得以跑遍全國各地,結識了各種各樣的人群。收藏機緣,由此展開。

古玉如此,造像亦然。“我曾經做過不少寺廟的規劃項目,自然會結識許多佛教界人士,從而慢慢對佛教藝術發生興趣。”當需要為這種藝術尋找一個載體,他便選擇了造像。

“每個收藏者都是一個偏執狂,”陳榮笑言,自己和許多六七十年代生人一樣,小時候通過集郵,已初步嘗到了癡迷收藏的甜美滋味:跑去北京最早的月壇市場收郵票,把家長單位里收到信件信封上的郵票剪下來,據為己有??

“不過真正踏入收藏,是從網絡開始。”他總結自己是“啟蒙于雅昌,成就于盛藏”。收藏類網絡剛剛興起的時候,古玉玩家大多聚集在雅昌,其后盛世收藏網出現,后來居上,將玩真品的人逐步吸引過來。“特別是分版之后,大家可以各自按照興趣,找到同好交流,看到很多老東西,玩兒得比較開心”。陳榮回憶說。

[品藏2012] 木石齋典藏之梵天佛地-精品(拼圖)

對于利用工作之余玩兒收藏的人,在廣交朋友的同時,網絡為他提供的最大便利是大大拓展了收藏渠道。“以前收東西,都要跑去現場,如今有了網絡,省力不少。尤其這兩年,我的很多藏品都直接來自于網上的藏友。”

一路走來,陳榮稱自己趕上了不可復制、不可再來的幸運期。最近十年,既是城市規劃最為蓬勃發展的好時代,也是文物收藏空前繁榮的爆發期。“我們的市場變化非???,從前的很多事情放到現在,只能用‘不可能’來形容。”他指著自己會所里一件石斧介紹說,1999年前后,他在浙江嘉興做規劃 “當時買一塊良渚古玉,還送幾件石斧或陶器,現在光一個好的石斧也要一兩萬了!”

國內文物市場的繁榮甚至對國際藝術品市場的格局都產生了影響。過去通常都是中國文物向海外流失,近幾年則是國際各大拍場上最活躍的買家通常來自中國。陳榮指著幾件古玉感慨:“像這種塞克勒、戴潤齋的舊藏,過去我們只能在書上看到,現在你可以親自上手觀賞把玩,在以前這就像做夢一樣。”

玩出自己的格調

從古到今,每一個收藏者都有自己的切入點,陳榮的切入點是審美。由于自身專業是設計,他對造型藝術有著特別的偏愛。“古玉和造像,在別人看是兩個領域,對我而言,都是造型藝術。”

造型以外,他對文脈也有自己的認識。“古玉在整個中國文化史中的地位不可替代。”參觀過許多國外博物館后,陳榮發現新石器時代的各地文明,如南美、歐洲、東南亞,都曾出現過玉文化,并非華夏獨有。然而,新石期時代以后,其他文明紛紛找到了新的載體,只有中國將玉文化保留、延續、發展至今。“中國玉文化一萬年歷史,一以貫之地承載了我們的文明。”

木石齋:玩出自己的審美 石雕佛首(公元2世紀,犍陀羅風格)

同時,自夏商周三代開始,玉文化被納入禮制,玉器成為禮器的一種。而后,孔子一句“君子比德于玉”,又將玉文化與此后幾千年作為中國文化主流的儒家文化結合到一起。“宋以來,文人玩玉成為一種高端時尚。”陳榮認為。

在漢代以前,中國用玉制度非常嚴格,若非王侯貴胄,即便大富之家也不可用玉。“如果說明清瓷器以官窯為尊,那么可以說漢代以前的高古玉器每一件都是宮廷御制。”陳榮笑言。

轉入造像收藏,他同樣強調的是藝術表現力與歷史脈絡。“每個藝術門類都有一個高峰,拿整個中國文化來說,思想的高峰在先秦,詩詞的高峰看唐宋,戲曲的高峰則在元代。”找到那個高峰,收藏典型時代的藝術精品,是他的收藏理念。

“我個人會更偏愛早期造像,因為藝術表現力極強。”木石齋會所里,幾件犍陀羅佛像很好地詮釋了他的收藏格調:來自古印度的佛教精神與來自古希臘、古羅馬的雕塑藝術形式相結合,人神同體的呈現,令觀者與雕像產生一種冥冥中的對話感。“這不是后期程式化的造像所能媲美的。”

除了個人興趣,他對涉足的門類也都做過市場評估。幾年前,正是銅鏡、香爐市場暴熱的時節,“當一方銅鏡、一個香爐賣到大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屬于正常,佛像卻除了永宣名品,價格非常低迷。”他分析道,想象一下,古代的文人雅士,家中該如何陳設?大廳內居中是一幅中堂;室內以黃紫家具陳設,其上置以瓷器、文房雅玩、賞石盆景;內堂則以佛像居中,佛前以香爐供奉……因此當香爐都成為天價之時,佛像卻處于低位,這不合常理。

至于古玉,即使在過去的富貴文雅之家,也極為珍罕,往往藏之密室,非摯友親朋不得見也。他認為,目前高古玉器市場的低迷,主要與鑒賞門檻過高、贗品充斥有關,隨著收藏群體的擴大、新玉市場的火爆、其他收藏門類的輪漲,在中國玉文化的大背景下,高古玉一定會迎來價值回歸的時機。

“玩收藏,除了偏執狂的一面,除了對價值增長的關注,最為重要的,還是玩出自己的角度,玩出自己的格調、自己的審美。”陳榮對自己有著清晰的定位:玩家、藏家,從審美角度切入,藏品無論價值高低,關鍵是能表達一個時代的精神特質,彰顯時代美。

心態與悟性同等重要

古玉也好,造像也罷,都是專業門檻極高的版塊,高古玉更一直被圈外視為“重災區”。對此,陳榮總結自己十幾年的收藏經驗,認為悟性、圈子、心態,缺一不可。

“沒有悟性不要碰高古玉。”他曾在盛世收藏論壇里發表過一篇名為“古玉之六難仿”的帖子,引來不少掌聲。“可后來我發現,自己白寫了。”他搖搖頭,“因為能讀懂的人,其實已經不用再看,我所說的頂多是幫助他歸納;對于不懂的人,連文中用詞的意思都弄不全,甚至還會往反方向理解。”

木石齋:玩出自己的審美

玩真貨、有真貨的圈子,是他反復強調的,也是互聯網平臺吸引他的一大魅力。“圈子很重要,大家都能開誠布公地討論,線下的圈子,我個人比較仰慕的如臺灣的古玉雅集。”

最難拿捏的,則是心態:勇于承認自己的錯誤,勇于否定自己。“玩古玉,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沒吃過藥,也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未來能不吃藥,關鍵在于吃了藥有沒有醫好你的病。”陳榮坦言,其實對于新人,眼力不好沒關系,只要夠虛心,有人帶,很快都可以入門。“我們的圈子里大家定期聚到一起,很興奮地討論最近又看到些什么樣的好仿品。”

此外,多看館藏、多上手、多摸索規律等個人功課也不容忽視。讀書是每個收藏者的基礎功課,但讀什么書、如何讀書,則需要一點學問。“有些書是必須去讀的,比如館藏圖錄、考古報告、知名專家的研究性著作。有些書則比假貨毒性更大,則要敬而遠之。”

現階段,陳榮感興趣的話題除了藏品本身,還有整個行業機制的提升。“我相信未來中國的藝術品交易機制,一定會向國際接軌,而且不會太遙遠。”他注意到國際市場上的大藏家,雖然自己眼力很好,但買東西大多通過中介,如中間商和大拍賣行。陳榮自己近期的購藏也已經轉變成一半通過中介,一半自己直接交易。

“國內市場的最大問題是很多人尚未形成通過中介的習慣。我們不要一方面羨慕別人,另一方面自己的習慣和理念還停留不變。”在他看來,好中介所提供的服務并非只是鑒定,而是關聯到好貨品、好顧客的整套運作機制。而這一機制,正是提升整個行業級數的關鍵所在。

“品藏2012”大賽獲獎名單 木石齋參賽帖 古玉之六難仿

拍賣最新出價

拍賣最新出價
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
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?
服務電話:400-813-9977
加載中...
您尚未登錄 , 請 登錄 注冊 后回來發表評論。
還可以輸入140
? 請尊重每位網友發言的權利,尊重他人,注意文明用語。
? 所有評論僅代表盛世收藏網友
盛世用戶: 發布于
极速时时彩开到几点